日本天天黄

  •   首页 » 明星偶像 » 小保安金榜“缇”名

      小保安金榜“缇”名

      小保安金榜“缇”


        我们见到的明星总是笼罩在耀眼的光环下,可谁了解他们私底下的情形呢?

        一个普通老百姓,能亲眼见到美丽性感的电影明星都是幸运,哪里还敢奢望
      一品芳泽呢?可是,刘玉田,一个刚满26岁的社区保安,就得到了幸运女神的
      垂青。

        那还是去年夏天的事情了。当时刘玉田在上海一个很高档的别墅区做保安,
      里面住的都是有钱人,当然也包括不少的影视明星了。

        那天刘玉田上夜班,当时已经是夜里四点左右了,刘玉田独自一人巡逻。本
      来保安巡逻都是两人一组,刚巧那天和刘玉田一组的保安在大排挡吃坏了肚子,
      一时又调不出别人替班,队长看刘玉田是「老人」了,比较放心,就让刘玉田一
      人行动了。

        巡逻到A- 08别墅的时候,听到里面在声音很嘈杂,刘玉田知道这户人刚
      搬来不久,业主姓严。仔细听了一下,一男一女像是在吵架,说的都是广东话,
      刘玉田一句也听不懂。

        职责所在,刘玉田立即用对讲机向队长报告,队长赶过来听了一会儿,也听
      不明白,感觉就是夫妻吵架似的,就让刘玉田加强注意,自己走了。

        转了一圈儿回来,里面还在吵,听了一会儿,实在是索然无味,正要到别处
      看看的时候,里面突然不吵了,很快大门一开,跟着汽车引擎的轰鸣声大作,一
      辆黑色高级汽车开了出来,大门也不关,飞速向小区大门的方向开走了。

        一个女人披头散发的沖了出来,对着远去的汽车大声哭喊着,挥舞着拳头,
      还狠狠地跺着脚。

        汽车并没有停,连减速都没有,丝毫不理会女人哭喊,留给她的只有远去的
      红色刹车灯。

        女人看着消失的汽车,慢慢地没了声音,怔立在当地。身上华丽的睡裙薄如
      蝉翼,在路灯的光照下,可以清楚地看到丰满隆起的乳房和紫色的乳头,和小腹
      下面的一抹浓黑…

        刘玉田只觉得脑袋里「轰」的一声,全身热血奔流,阴茎迅速充血胀大,在
      内裤里面顶得生疼。

        半天,女人都没有动,好像傻了一样。刘玉田稍微弯着腰,尽力掩饰下体的
      挺起,走过去问道:「您好,请问您需要帮忙麽?」听到刘玉田的问话,女人好
      像刚刚恢複意识一样,慢慢地转过身子面对着刘玉田。

        近距离一看,这个女人生得很漂亮,只可惜现在梨花带雨,大大的眼睛里饱
      含着泪水,长长的头发杂乱无章,眼神也十分的空洞。

        减压这样,刘玉田提高声音再次问道:「您好,请问你需要帮忙麽?」这一
      次有了反映,她的面部表现出了紧张的神色,突然问刘玉田:「哩系边个?」刘
      玉田被问愣住了,人家说的根本听不懂啊,只好再次问道:「您好,我是物业保
      安,请问您需要帮忙麽?」这一下她好像是明白了,「谢谢你,不用了。」一口
      广味儿普通话。

        大概是突然意识到自己正在春光外露,她一低头,快步向别墅里面走去。

        看着她从刘玉田面前走过,睡裙里面的丰满乳房随脚步上下颤动,走过之后
      从后面看,丰腴的臀部来回扭动,性感的曲线左右呈现,一股清新的香水味儿一
      路洒下直钻鼻子,很好闻。

        刘玉田总觉得这个女人似曾相识,一边思索着一边转身準备离开。

        「啊- 」一声惊叫吓了刘玉田一跳,回头一看,女人已经摔倒在地上了。

        刘玉田赶紧几步跑过去,想伸手扶她,却又不敢,只好站在那儿问:「你怎
      麽样?不要紧吧?要不要刘玉田叫医生?」「不用那麽麻烦啦,你扶我起来就好
      了。」她向刘玉田伸出一只胳膊。

        一只散发着女人体香的胳膊伸向刘玉田,珠圆玉润。刘玉田小心翼翼地握住
      她的手腕,轻轻一拉,女人借力站了起来。

        「您怎麽样?可以走麽?要不要刘玉田扶你进去?」刘玉田实在是不想放开
      她的胳膊,暴怒的阴茎更加的疼了。

        「好的,谢谢你。」女人的回答让刘玉田心花怒放。

        「哎哟!」才走一步,女人就一个趔趄,要不是刘玉田扶着準得又摔出去。

        低头一看,她光着一双赤足,好嘛,合着这位急得都不知道自己没穿鞋就出
      来了,这地上什麽没有哇,让她擡脚一看,果然脚底有一道口子,大概是被碎玻
      璃划伤了。

        「您还能走麽?」刘玉田问。

        「我试试看吧」她的呻吟中有一丝的痛苦。刘玉田不禁怀疑她的承受能力了。

        果然,受伤的脚才一落地,她就马上擡起来喊痛了。

        这可怎麽办?刘玉田爲难了。这里才是别墅的大门口,距离进到屋子里还有
      二三十米呢,刘玉田总不能抱着她走吧?没办法,刘玉田抄起了对讲机準备求援。

        「你要干什麽?」她指着刘玉田的对讲机问。

        「小姐,你看你现在也不能走路,我得向物业报告,你受伤了,我担待不起
      的。」「不要,我没事的,你扶我就好了,我不能给太多人看到现在这样子的。」
      她说得很急迫,脸上也是很紧张的样子。

        看着她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殷切的看着刘玉田,刘玉田只觉得魂儿都飞了,什
      麽规章制度,全都忘得一干二净。

        在刘玉田的搀扶下,女人一蹦一跳的总算是进了屋,二三十米的距离走得跟
      长征似的。

        「您这里有没有药箱什麽的?我给您包扎一下。」帮着女人斜躺在沙发上之
      后,刘玉田问道。

        「没有啦,我们平时都很少过来住的啦,这里什麽都没有啦。」女人弱弱的
      回答。

        可是不包扎也不是事儿呀,想了一下,刘玉田又问道:「那您这里又没有酒?

        度数越高越好,可以消毒的。」「有啦,就在那边的柜子里啦。」女人指了
      一下墙边的酒柜。

        柜子里面花花绿绿的都是刘玉田没见过的洋酒,看了白天,才找到一瓶中国
      酒:茅台!拿出来一看,五十三度,虽然有点浪费不过也没办法,再说了,住得
      起这地方的人也不在乎一瓶酒了。

        在女人的指点下,他又到卫生间打了半盆温水,拿了两条毛巾。先把女人脚
      底的泥汙小心的清洗干净,检查了一下,里面没有玻璃碎片之类的东西,然后打
      开了茅台酒瓶。

        「小姐,给您消毒一下,会有点儿疼,您得忍着点儿。」他提醒女人。

        「没问题的啦。」女人回答,貌似很坚强。

        「啊……」虽然已经有了心理準备,但灼烧样的疼痛还是让女人忍不住叫出
      了声,双手下意识地用力抓住了刘玉田的肩膀。

        刘玉田被她抓得生疼,他从没想到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竟然会有这麽大的力
      气。

        仔细地清理好伤口,又用干毛巾包好,刘玉田站起身对女人说:「可以了小
      姐,应该不会发炎了,不过我还是建议您早晨到医院去看一下,我这也就是对付
      一下,让医生看看放心。」「晤该你,哦,谢谢你啦。」女人的脸上浮现出一丝
      笑容。「麻烦你把桌上的包包给我好麽?」桌子上有一个精巧的坤包,刘玉田走
      拿起来递给女人。

        女人掏出一个钱包,把里面的先进全都拿出来,数也不数的举到刘玉田面前
      说:「谢谢你帮忙我,这是你应得的,还有,今晚的事情不要将出去,好麽?」

        那厚厚的一叠钱起码有几千块,够刘玉田好几个月的工资了,但是他摇摇头
      说:「谢谢您小姐,您的心意我领了,我也不会说出去的请放心,可这钱我不能
      要,爲业主服务是我们该做的。您休息吧,我不打扰您了。」报案的态度让女人
      很意外,愣了一下,不过什麽也没说,微微点了点头。

        刘玉田走出来,反手轻轻带上了门。

        站在别墅外面,他回头看着依然明亮的灯光,满脑子都是女人性感而诱惑的
      肉体,本就不算太软的阴茎不禁又开始膨胀发硬。趁着天还没大亮,跑到员工厕
      所里,一会儿想着女人丰满的乳房,一会儿想着和女朋友仅有的那几次欢好,五
      个打一个,痛痛快快地射了出来。

        交班的时候,他什麽也没说,既然答应了人家自然要守口如瓶,然后就回宿
      舍睡觉去了。

        这个纯朴的小伙子没有想到,这次意外竟然会给他带来一次豔遇,想都不敢
      想的豔遇!